廣州歷史古建築保持原狀的不到三成


專家建議分類分級保護好現有歷史建築╃•╃◕,繼《廣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》◕╃•、《廣州市城鄉規劃條例》◕╃•、《廣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(草案)》等法規相繼出臺或透過╃•╃◕,廣州市歷史古建築保護的力度逐年加大╃•╃◕,日趨完善☁◕◕▩。日前在廣州市越秀區新河浦舉辦了“歷史建築合理利用粵港論壇”論壇邀請來自粵港兩地的專家學者╃•╃◕,以及歷史建築使用者╃•╃◕,探討歷史建築的保護與利用☁◕◕▩。目前廣州的歷史建築僅7.6%暫時無房屋安全問題╃•╃◕,絕大多數都亟需修繕☁◕◕▩。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李浩然認為╃•╃◕,私人投入和使用能把歷史建築保育得更好☁◕◕▩。

  焦點1古建築保護

  保持原狀的歷史建築不到三成

  論壇上╃•╃◕,王玉介紹稱╃•╃◕,廣州歷史建築的產權十分複雜╃•╃◕,其中╃•╃◕,公有產權僅佔34.8%╃•╃◕,(其中國有產權28.2%◕╃•、集體產權6.6%);其餘均為私人產權和不明產權╃•╃◕,佔65.2%☁◕◕▩。大量的私人產權歷史建築環境惡劣╃•╃◕,亟需改造☁◕◕▩。

  王玉透露╃•╃◕,在廣州基本保持原狀的歷史建築只有24.2%╃•╃◕,其他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損壞☁◕◕▩。其中57.1%的歷史建築存在漏雨滲水的問題╃•╃◕,29.7%的存在牆體裂痕╃•╃◕,4.7%的存在傾斜下沉的危險╃•╃◕,只有7.6%暫無房屋安全問題☁◕◕▩。

  雖然歷史建築面臨較大的修繕問題╃•╃◕,但歷史建築的修繕並不容易☁◕◕▩。“現在歷史建築保護的要求比文物還嚴格╃•╃◕,我們做的一些歷史建築保護規範很難獲得透過☁◕◕▩。”廣州大學教授◕╃•、廣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委員會委員湯國華認為╃•╃◕,不必用對待文物的態度來對待歷史建築╃•╃◕,只要能保持風貌就行☁◕◕▩。

  湯國華建議╃•╃◕,應該對歷史建築進行分類保護╃•╃◕,“如果價值比較高的╃•╃◕,要儘快上升到文物的水平進行保護☁◕◕▩。其餘的可以放寬管控╃•╃◕,不要什麼都報政府審批☁◕◕▩。”同時應按不同的級別進行適當的保護區分╃•╃◕,“可以把歷史建築分三級認定和保護╃•╃◕,一級是準文物╃•╃◕,二級是一般歷史建築╃•╃◕,三級是傳統風貌建築☁◕◕▩。分級保護╃•╃◕,對有可能評為文物的歷史建築要嚴格保護╃•╃◕,其他的可以放鬆一點☁◕◕▩。”

  焦點2古建築利用

  應鼓勵私人使用歷史建築

  論壇的舉辦地馨園╃•╃◕,承租人劉峰是個老建築迷╃•╃◕,支付不菲的租金在使用馨園☁◕◕▩。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李浩然認為╃•╃◕,對於歷史建築應更多地鼓勵私人使用╃•╃◕,“用商業的投資更能做好可持續性的維修和保育╃•╃◕,私人自己投入和使用╃•╃◕,往往能把歷史建築保育得更好╃•╃◕,但這需要平衡好私人投資和社會之間的關係☁◕◕▩。”

  據悉╃•╃◕,目前廣州市政府有計劃透過政策引導◕╃•、資金資助◕╃•、簡化手續◕╃•、租金減免等方式╃•╃◕,促進歷史建築的合理利用☁◕◕▩。同時╃•╃◕,還鼓勵社會資本和個人參與歷史建築的保護和利用☁◕◕▩。

  李浩然認為╃•╃◕,對歷史建築的保育╃•╃◕,要做到讓過去的建築迎合現在的需求╃•╃◕,從而延續到未來☁◕◕▩。他說╃•╃◕,在香港╃•╃◕,往往會活化歷史建築╃•╃◕,賦予其創新的古建築設計╃•╃◕,使其契合實際用途╃•╃◕,符合社群建設的發展☁◕◕▩。

  據瞭解╃•╃◕,香港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於2008年推出“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劃”╃•╃◕,邀請符合資格的非營利機構為屬於政府的古蹟建築提出“再利用”建議╃•╃◕,以社會企業形式使用建築╃•╃◕,並有效發揮其歷史價值╃•╃◕,服務社群☁◕◕▩。較著名的建築包括大澳文物酒店(原為大澳警署)◕╃•、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雷生春堂(原為雷生春醫館)等☁◕◕▩。

  新快報記者在論壇上獲悉╃•╃◕,廣州正在編制《廣州市歷史建築維護修繕利用規劃指引》╃•╃◕,還面向使用者規範具體細節╃•╃◕,組織編制《廣州市第一批歷史建築保護規劃》☁◕◕▩。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張智敏博士認為╃•╃◕,歷史建築的價值在於稀缺性╃•╃◕,只要引導得好就會彰顯價值╃•╃◕,歷史建築業主並不會像現在那樣反感掛牌☁◕◕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