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蘇南京江寧孫家祠堂古建築急需保護

同國家對保護歷史文物古蹟一貫很重視╃╃,最近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也強調要保護南京的歷史文物古蹟◕▩。南京是歷史文化名城╃╃,雖然歷史文物古蹟眾多╃╃,但孫家祠堂具有唯一性和代表性◕▩。《金陵晚報》₪◕、《揚子晚報》₪◕、《現代快報》等報紙曾多次報道過◕▩。該祠堂位於江寧區科學園大學城內╃╃,總建築面積為1023平方米╃╃,共有三進╃╃,分別是門樓₪◕、正殿和享堂╃╃,可以說是南京地區唯一儲存最為完整的明清古祠堂◕▩。該祠堂的原主人為明清兩代的重要官員╃╃,祠堂東西兩側各有一座牌坊◕▩。東側牌坊儲存比較完整╃╃,牌匾和坊額上刻著“聖旨”₪◕、“節孝坊”╃╃,表明這是一座皇帝批准敕建的節孝牌坊╃╃,牌坊的坊樑上刻有“旌表故儒孫根乾妻王氏之坊”◕▩。西側牌坊只剩下石質“骨架”╃╃,坊樑上刻寫著“旌表贈朝議大夫孫大中妻恭人張氏節孝”◕▩。另有對聯╃₪↟│·:“教子成名無違夫子₪◕、事姑盡孝問我諸姑”◕▩。“朝議大夫”為高階文職四品官╃╃,不然皇帝也不會親自題匾◕▩。

江蘇南京古建築祠堂.jpg

江寧區文化局很重視孫家祠堂╃╃,曾一度表示將出面修祠堂╃╃,並於2005年初╃╃,向南京市文物局申報“淳化下王墅村孫家祠堂”為區級文物保護單位◕▩。同年2月20日╃╃,南京市文物局即將該祠堂列入第三批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╃╃,並向市政府上報了推薦材料◕▩。該推薦材料稱╃₪↟│·:“我局組織有關專家對王墅孫家祠堂進行了現場考察₪◕、論證╃╃,一致認為其具有較高的歷史₪◕、藝術₪◕、科學價值◕▩。為使該處歷史文化遺存得到更好的保護╃╃,我局決定推薦王墅孫家祠堂為第三批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◕▩。現將有關材料報上╃╃,請稽核◕▩。”遺憾的是一直未獲批准╃╃,使得該祠堂不斷遭受自然和人為破壞╃╃,聖旨匾額₪◕、石獅子等重要文物或被偷走╃╃,或被移走◕▩。

該祠堂現孤立於荒地之上╃╃,無人管理╃╃,更談不上保護╃╃,還有可能被“平場”◕▩。該祠堂的孫氏後人及南京13萬多孫姓市民心痛不已₪◕、心急如焚╃╃,急切盼望能得到有關部門關心和重視╃╃,批准我們孫氏宗親籌資進行保護性修復╃╃,或改建成民俗館╃╃,對外開放◕▩。這樣╃╃,即可便於海內外孫氏宗親尋根問祖╃╃,又可保護文物╃╃,還可創造社會價值◕▩。

今天小編要帶大家看的╃╃,是即將消逝的下王墅村孫家祠堂◕▩。先來看看這些老照片╃╃,我再帶你們去感受一下那是多麼漂亮的一處古建築群◕▩。

舊日光景

△牛兒哞哞哞~

△很多年前的你╃╃,和你的倒影

△樹枝掩映╃╃,碧波平平

△恬靜而淡雅╃╃,端莊而嫻熟

祠堂建築╃╃,作為中國儲存最多的一種古建築群體╃╃,祠堂留給後人許多珍貴的歷史₪◕、文化資訊╃╃,直接體現了中華民族的血緣倫理₪◕、宗族觀念₪◕、祖先崇拜₪◕、神靈崇拜₪◕、倫理道德₪◕、典章制度₪◕、堪輿風水₪◕、建築藝術等方面的內涵╃╃,以及歷代以來╃╃,人們在社會生活₪◕、審美情趣方面的許多特點與個性╃╃,是中華民族源遠流長₪◕、廣博浩瀚的古代文明最精華的部分之一◕▩。

站在南京江寧區龍眠大道和芝蘭路路口往西北望去╃╃,幾百米外的一片灌木叢中╃╃,隱約有幾處灰色的斷牆和屋頂╃╃,就是現如今的孫家祠堂了◕▩。孫家祠堂共有三進╃╃,分別是門樓₪◕、正殿和享堂◕▩。類似格局的明清古祠堂╃╃,整個江蘇都不多見◕▩。

定格時間

△孫家祠堂的文保牌

祠堂以徽派風格為主╃╃,大門朝著正南╃╃,入口和前廳主體尚存╃╃,兩側各有一座牌坊╃╃,其中東側的牌坊儲存比較完整◕▩。

△初夏時候的孫家祠堂

△門口的磚雕和斗拱

△看到黑板了嗎╃╃,這兒曾經是村裡的學校喔

至今村民中還流傳著一個傳說╃₪↟│·:當年修建祠堂的人外號叫“孫百萬”╃╃,鄰村也有一個富翁外號叫“夏無數”╃╃,兩人鬥富╃╃,孫百萬就修建了這個祠堂╃╃,以顯富有◕▩。

△無論傳說真實與否╃╃,都是舊時光

△這個叫做旗蹲

東面的牌坊高近10米╃╃,坊額上刻著“節孝坊”◕▩。這是一座敕建的節孝牌坊╃╃,上方原先還有一塊牌匾╃╃,寫著“聖旨”二字╃╃,是乾隆皇帝所賜◕▩。

△東面牌坊區域性

△東面牌坊上的八字照壁

△這是西面牌坊

據說解放前╃╃,祠堂的閣樓裡還儲存了一大箱家譜和清朝歷代的官袍官翎◕▩。當年╃╃,陳毅在茅山打游擊時╃╃,孫氏族人用扁擔挑著錢財₪◕、糧食送給新四軍╃╃,隊伍排了10多里長◕▩。現在在看這篇文章的有沒有孫氏族人╃╃,我們做朋友好不好▩·☁?

△西北面的配套建築

2003年╃╃,江寧拆遷建大學城時╃╃,下王墅村也被拆遷╃╃,但村裡的孫家祠堂在文博單位的呼籲下得以保留◕▩。如今╃╃,這處祠堂由於無人看守╃╃,大部分建築倒塌╃╃,幾成廢墟◕▩。

△倒塌的樑柱殘構

近幾年來╃╃,經常有人鑽進去╃╃,有的是文物販子╃╃,專偷值錢的磚雕₪◕、石雕和構件╃╃,到處挖╃╃,到處撬╃╃,有的則是拆牆╃╃,偷那些大木頭╃╃,導致祠堂越來越破敗╃╃,小編看著真的覺得很遺憾◕▩。

作為一個人╃╃,一生中總會有無數次的自問╃╃,然而卻難以找到答案◕▩。這時╃╃,祠堂就成了回答這個問題的主要載體╃╃,這份載體是普通人自己的歷史╃╃,它不僅存在濃厚的血脈╃╃,更是眾多人對記憶₪◕、文化₪◕、傳統的傳承◕▩。小編希望這暗藏的風景╃╃,能被看到的每一個人關注╃╃,讓即將消逝變成存在著的安全╃╃,變成它所需要的愛護◕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