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600年的古建築群-仙槎書院

在佛山╃│☁▩◕,古建築群並不少見↟◕。但是╃│☁▩◕,張槎的仙槎書院古建築群你知道嗎╃╃↟?今天╃│☁▩◕,就讓小遊帶你走進一個古樸·↟▩、清幽典雅的仙槎書院古建築群↟◕。追尋百年建築的痕跡↟◕。一條路╃│☁▩◕,沿尋古建築群↟◕。張槎古時候崇文重教蔚然成風╃│☁▩◕,當時的人們十分重視書院建設╃│☁▩◕,書院因與祠堂相聯絡╃│☁▩◕,幾乎較大的祠堂都附建書院╃│☁▩◕,故祠堂保留修繕後╃│☁▩◕,書院也隨之得到保護↟◕。張槎的書院現存約有10來間╃│☁▩◕,有一些儲存尚好╃│☁▩◕,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價值↟◕。

張槎曾經書院林立

新中國成立前╃│☁▩◕,張槎的許多村和宗族都重視教育╃│☁▩◕,各村和大房系都建有供學童讀書的地方↟◕。例如╃│☁▩◕,據族譜記載╃│☁▩◕,原上朗村北房有南叟書舍·↟▩、樂隱書舍;南房有文臺書舍;聖塘房有文塘書舍;忠心房有東塘書室;長塘房有應運書院等;至二十世紀三·↟▩、四十年代╃│☁▩◕,又把村內第二大的祠堂“垂裕堂”(現治保會辦公地址)改作學校╃│☁▩◕,名為“上朗小學”↟◕。村的東面(現農村信用社附近)╃│☁▩◕,建有一座兩層的“文筆”╃│☁▩◕,叫“魁星閣”╃│☁▩◕,供奉文魁菩薩╃│☁▩◕,是學童開學時拜祭的廟宇↟◕。

當時的朗溪自立小學校是存院鄉十八村(相當於原張槎鎮)最為開明·↟▩、漂亮的新型學校↟◕。

據《鄉間見聞》所記╃│☁▩◕,東鄱田心房龐氏有書院多間╃│☁▩◕,包括✘▩↟☁│:懷祿書舍(在南洲東街口車公巷邊╃│☁▩◕,本堅房清同治九年)╃│☁▩◕,燕文家塾(在南洲東街╃│☁▩◕,本高房╃│☁▩◕,建於清康熙之後)·↟▩、梅侶家塾(在南州東街╃│☁▩◕,堂名燕樂╃│☁▩◕,本高房民國年間重修)·↟▩、鍾玉家塾(在隔搪坊西向╃│☁▩◕,本堅房民國年間重修)·↟▩、鍾裕家塾(在遺安裡╃│☁▩◕,本堅房民國年間重修)·↟▩、桐江書舍(在遺安裡╃│☁▩◕,屬本堅房)·↟▩、懷翠書室(在永豐裡╃│☁▩◕,屬本堅房)↟◕。青柯村舊有“志清書舍”╃│☁▩◕,為道光三年重建↟◕。古灶村原有毓秀書院↟◕。

海口南州村辦“梅侶書舍”╃│☁▩◕,招收一至六年級學生╃│☁▩◕,採用相當於現在的單班全日制教育↟◕。圍牆村陳姓自辦“詒燕學校”╃│☁▩◕,莘崗村也自設一間私塾式學校╃│☁▩◕,叫做“存著學校”╃│☁▩◕,都是採用複式班教學╃│☁▩◕,均只開兩班↟◕。1948年初╃│☁▩◕,由龐國炘先生牽頭╃│☁▩◕,在廣州召開了海口龐·↟▩、何·↟▩、陳·↟▩、莘崗陳三姓四村聯合辦學會議╃│☁▩◕,1948年建成“石洲鄉石灣私立海口小學校”↟◕。

永新社學異地重建曾是官辦小學

永新社學位於弼唐村╃│☁▩◕,始建於明正德十六年(1521年)╃│☁▩◕,原為祠廟╃│☁▩◕,明代廣東提學副使魏校推行“毀淫祠╃│☁▩◕,建社學”時改建為社學↟◕。所謂的社學是官立的用於啟蒙的一種教育組織形式╃│☁▩◕,始創於元代╃│☁▩◕,至清末而止↟◕。通俗地說╃│☁▩◕,就是官辦小學╃│☁▩◕,也是倡導學習·↟▩、整頓社會風氣的場所↟◕。當時的集·↟▩、鎮·↟▩、鄉村╃│☁▩◕,每50戶人家就建一間“社學”↟◕。值得注意的是╃│☁▩◕,人稱“弼唐先生”的明代學家龐嵩也在此處接受教育而步入仕途↟◕。

在明嘉靖年間╃│☁▩◕,弼唐村的“理學宗師”·↟▩、“名宦鄉賢”龐弼唐╃│☁▩◕,按原樣與村中父老一起╃│☁▩◕,重建“永新社學”↟◕。在佛山╃│☁▩◕,歷經近500年風霜╃│☁▩◕,到目前能完整儲存下來的明代“社學”只有極少數╃│☁▩◕,“永新社學”是其中的一間╃│☁▩◕,現存的其它“社學”╃│☁▩◕,多是清代的↟◕。祖廟旁的“崇正社學”與“永新社學”是同期的╃│☁▩◕,但“崇正社學”現在只儲存有一塊石碑額╃│☁▩◕,其它設施則蕩然無存了↟◕。市文化局文物科有關負責人表示╃│☁▩◕,“永新社學”對研究古代“社學”的形制·↟▩、規模╃│☁▩◕,研究教育的發展╃│☁▩◕,研究佛山的教育史╃│☁▩◕,都有重要的參考價值↟◕。

據介紹╃│☁▩◕,永新社學曾經遭遇兩次重修╃│☁▩◕,從前的舊建築內保留清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)重修碑記二通和清光緒十六年(1890年)重修時的石匾額↟◕。被康有為評為清代書法“廣東第一人”的南海人吳榮光╃│☁▩◕,曾為“永新社學”題寫碑額↟◕。這裡辦過南海師範·↟▩、佛山師專·↟▩、佛山五中乃至佛山科學技術學院╃│☁▩◕,後來還成了居民的臨時居住地╃│☁▩◕,做過理髮鋪╃│☁▩◕,也做過倉庫和工廠╃│☁▩◕,永新社學在2006年被列為佛山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╃│☁▩◕,伺此後永新社學在不遠處異地重建╃│☁▩◕,2013年竣工↟◕。

仙槎書院曾是鄉賢議事重地現為陳尚書紀念館

仙槎書院位於張槎村╃│☁▩◕,始建於元代╃│☁▩◕,清代光緒元年(1875年)重修↟◕。院內供奉文昌帝神像╃│☁▩◕,石雕座上刻有道光七年字樣↟◕。“石灣蓮峰書院著火後╃│☁▩◕,仙槎書院則代替其功能↟◕。”張槎村村民陳順榮介紹╃│☁▩◕,明清時代╃│☁▩◕,石灣原設有蓮峰書院╃│☁▩◕,後蓮峰書院失火被毀↟◕。光緒年間╃│☁▩◕,在張槎村建仙槎書院供學子鄉試及四方鄉紳議事↟◕。仙槎書院除作為鄉人讀書考取功名所用外╃│☁▩◕,還是群賢聚集·↟▩、文人雅士講學暢敘之所↟◕。書院內供奉文昌帝神像╃│☁▩◕,至40年代╃│☁▩◕,每年農曆二月初一各鄉小學生聚集在此舉行祀奎典禮╃│☁▩◕,祈求學業進步;二月初三舉行鄉飲╃│☁▩◕,邀請四鄉父老在此聚會及祭祀供神╃│☁▩◕,祈求風調雨順╃│☁▩◕,五穀豐登↟◕。

民國10年(1921年)╃│☁▩◕,書院改作蓮華48鄉民團駐地;民國14年(1925年)又改作張槎村村務所↟◕。九蓮勝會建立後╃│☁▩◕,書院作為贈醫平藥部↟◕。六七十年代╃│☁▩◕,書院裡的文物被毀↟◕。2003年張槎村委會撥款重修╃│☁▩◕,總面積約為4000平方米╃│☁▩◕,在此建立陳尚書紀念館╃│☁▩◕,陳氏寶硯堂設於此處↟◕。與水月宮·↟▩、財神廟一道╃│☁▩◕,2006年被列入佛山市文化保護單位↟◕。

走進陳尚書公紀念館╃│☁▩◕,中堂上有“寶硯堂”的匾額↟◕。據張槎村《陳氏族譜》載崇寧元年(1102年)╃│☁▩◕,宋徽宗賜陳顯擎天鐵硯一方↟◕。賦詩一首並刻於硯上↟◕。詩云✘▩↟☁│:“駟馬功勳載╃│☁▩◕,名留御禮鄉↟◕。體存仁者壽╃│☁▩◕,日有自傳揚↟◕。石眼明星朗╃│☁▩◕,池心洗日光↟◕。文房一鐵硯╃│☁▩◕,中正外端方↟◕。”陳氏寶硯堂也是由此而來↟◕。

仙槎書院古建築群所屬張槎村↟◕。張槎村距離市中心的祖廟並不遠╃│☁▩◕,隱匿於繁華中心的城中村╃│☁▩◕,別有一番自己的歷史韻味↟◕。

在張槎尋找歷史的蹤跡╃│☁▩◕,沿著一條路就可以找到有關它的一切↟◕。張槎村委會的陳先生說╃│☁▩◕,當有上面的領導來張槎參觀╃│☁▩◕,一條路就能帶他們看完張槎重要的古建築↟◕。陳先生所說的這條路起點是張槎公園╃│☁▩◕,進入公園╃│☁▩◕,一個莊嚴的人物雕像╃│☁▩◕,以及雕像兩邊排列的石碑書法讓人震撼↟◕。這個坐立的人物雕像╃│☁▩◕,威嚴·↟▩、氣勢十足↟◕。想必╃│☁▩◕,這位人物肯定不一般↟◕。陳先生說╃│☁▩◕,這個雕像是張槎村的祖先—陳顯↟◕。陳顯原籍河南╃│☁▩◕,在朝廷做官時因彈劾奸官而惹怒宋徽宗╃│☁▩◕,遂被貶謫江南一帶╃│☁▩◕,幾經舉遷╃│☁▩◕,定居於現在的張槎村↟◕。而在張槎╃│☁▩◕,鄉中姓陳的佔大多數↟◕。公園門口的祖先雕像像一位守護者╃│☁▩◕,為張槎後代子孫坐鎮家園↟◕。

公園裡綠樹成蔭╃│☁▩◕,村民們悠然地下棋╃│☁▩◕,聊天↟◕。池塘·↟▩、假山╃│☁▩◕,潺潺的“小瀑布”在秋日的午後充滿淡淡的詩意↟◕。百年建築╃│☁▩◕,厚重人文穿過公園╃│☁▩◕,在現代居民房中突立的一座古建築讓人眼前一亮╃│☁▩◕,原來是東嶽古廟↟◕。古廟屋頂上極具嶺南特色的灰塑蔚為壯觀╃│☁▩◕,栩栩如生的人物╃│☁▩◕,精巧的飛禽走獸↟◕。外牆上鑊耳式封火山的建築裝飾╃│☁▩◕,與旁邊的現代民居對比╃│☁▩◕,韻味十足↟◕。聽陳先生說╃│☁▩◕,為了儲存灰塑·↟▩、鑊耳式封火山的特色建築╃│☁▩◕,2015年的時候政府對此進行了修繕↟◕。順著東嶽古廟的街╃│☁▩◕,走不多遠╃│☁▩◕,你就能遇到存在了600多年的仙槎書院古建築群↟◕。它由觀音廟·↟▩、宋陳尚書紀念館·↟▩、財神廟組成↟◕。觀音廟廟中堂供奉的是三寶佛╃│☁▩◕,當地村民在這許願祈福↟◕。

門口的大鐘╃│☁▩◕,厚重的軀體已經褪去光鮮╃│☁▩◕,留下的美好寓意仍在↟◕。宋陳尚書紀念館╃│☁▩◕,在以前被當做學子鄉試及四方鄉坤議事之地╃│☁▩◕,後來用以祭祀祖先陳顯↟◕。宋陳尚書紀念館內四方庭院通透明亮╃│☁▩◕,荷花盆栽╃│☁▩◕,青磚綠瓦╃│☁▩◕,盡顯莊嚴典雅↟◕。財神廟在仙槎書院古建築群的東側╃│☁▩◕,青磚石腳門面╃│☁▩◕,花崗岩石牆裙╃│☁▩◕,大堂屏風畫╃│☁▩◕,突顯清代嶺南廟宇建築風格↟◕。現在╃│☁▩◕,財神廟沒有供奉財神╃│☁▩◕,是村詩畫社·↟▩、曲藝·↟▩、下棋活動場所↟◕。仙槎書院已經走過了百年曆史╃│☁▩◕,如今的它是張槎歷史一隅的凝聚↟◕。

返回的路上╃│☁▩◕,一棵參天大樹被圍了起來╃│☁▩◕,問及原因╃│☁▩◕,陳先生說╃│☁▩◕,這棵樹已經有兩百多年了↟◕。粗壯的樹幹╃│☁▩◕,分叉的樹枝揚天生長↟◕。百年老樹╃│☁▩◕,伴隨張槎的古建築群╃│☁▩◕,一同走近張槎的歷史↟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