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江大山深處的原始村落古建築

PJPG000030721242

南華村古村

兩百多年的南華村₪·╃◕,歷經興衰₪·╃◕,仍較好完整地保留古建築風格₪·╃◕,東水山的深處₪·╃◕,群山環抱中₪·╃◕,一座古老的村莊——陽西縣新圩鎮東水村南華自然村₪·╃◕,居民或因避難遷徙而來₪·╃◕,更像是一箇舊時的寨子₪·╃◕,依地勢而建₪·╃◕,偏安一隅₪·╃◕,與世無爭▩₪•。在兩百多年的時光裡₪·╃◕,因少受戰爭和炮火的燻燎₪·╃◕,村莊仍較為完整地保留著最原始的古建築風格₪·╃◕,似一個堡壘₪·╃◕,外固內通▩₪•。漫步其中₪·╃◕, 與村裡耄耋老人話古今₪·╃◕,或許我們可以品味出₪·╃◕,他們的祖先最初來到這裡的真正目的和它的榮辱興衰▩₪•。

PJPG000030721162

村中的臺階長滿了青苔

歷經三次建設築成南華古村₪·╃◕,8月中旬₪·╃◕,剛過立秋₪·╃◕,雨水減少₪·╃◕,曲水河剛結束它一年中最肥₪│▩☁₪、最厚重的季節▩₪•。記者乘汽車到陽西縣新圩鎮禾塘村₪·╃◕,抵達最後一個停靠點₪·╃◕,卻發現東水禾塘兩地之間仍隔有十多公里₪·╃◕,索性塔上摩托車▩₪•。在路上₪·╃◕,記者不停地向摩的師傅打聽南華村₪·╃◕,司機知之甚少₪·╃◕,卻一個勁地向我推薦東水的美景和美食▩₪•。

在東水村₪·╃◕,有一個岔路口₪·╃◕,向右上山可達曲水茶園₪·╃◕,向左是我此行的目的地——南華村▩₪•。從東水村委會步行幾百米後₪·╃◕,一輛藍色的皮卡在跟前停下₪·╃◕,車窗搖下來₪·╃◕,原來是此次的嚮導李紹歡▩₪•。李紹歡自幼在南華村長大₪·╃◕,直至成家方才搬出村子生活▩₪•。記者坐上他的車₪·╃◕,向山裡繼續邁進約一公里後₪·╃◕,向右拐進一個坡度幾近45度的山路₪·╃◕,避過兩個水塘₪·╃◕,一座村莊便在眼前▩₪•。

一眼望去₪·╃◕,整個村莊古老₪·╃◕,甚至有些破舊▩₪•。只見或青或白的外牆上泥灰掉落₪·╃◕,露出裡面的黃泥₪·╃◕,似乎在訴說著這個村子的久遠歷史▩₪•。與福建土樓不一樣的是₪·╃◕,南華村不是那種大戶人家建造的瓊臺閣樓₪·╃◕,它泥土中還裹著一些青磚▩₪•。登上村口對面矮矮的小土坡₪·╃◕,就可以將整個村莊的全貌盡收眼底•◕✘·╃:一層₪·╃◕,全由青磚混合泥土建成₪·╃◕,層層疊疊往後山延伸₪·╃◕,房上鋪一層黑溜溜的瓦片₪·╃◕,經過漫長的歲月打磨₪·╃◕,透著黑亮的光▩₪•。遠遠看去₪·╃◕,民居之間縱橫交錯₪·╃◕,看不到房門₪·╃◕,更像是一個迷宮▩₪•。民居之間的牆與牆相連₪·╃◕,構成一道圍牆₪·╃◕,將整個村子拱衛在裡面₪·╃◕,有抵禦外敵之用▩₪•。李紹歡說₪·╃◕,他們的祖先擇地而居時₪·╃◕,看中了這塊地的風水₪·╃◕,是前臨水₪·╃◕,後靠山₪·╃◕,是人傑地靈之地▩₪•。以至於如今村民共同約定•◕✘·╃:老宅₪·╃◕,只可修繕₪·╃◕,不能拆建▩₪•。

現在的南華村歷經三次建設₪·╃◕,最早的村落範圍極為狹小₪·╃◕,只有一扇大門₪·╃◕,連線著兩個廳堂₪·╃◕,中間留一方天井採光▩₪•。隨著村民繁衍生息₪·╃◕,人口增多₪·╃◕,村莊向外擴建₪·╃◕,卻依舊不改原始古建築風格₪·╃◕,依舊一扇大門進出▩₪•。第二次擴建時已無地可建₪·╃◕,只好向山要地₪·╃◕,於是在第一次擴建的村莊後面單獨建了一排房屋▩₪•。人多地少₪·╃◕,民居大多也就顯得逼仄狹窄₪·╃◕,採光也不佳▩₪•。


PJPG000030721122

村裡多是容一人過的窄巷

祖先抗擊土匪曾獲封“翰林”南華村大門口的房簷上₪·╃◕,還掛著舊時的建制“南華管理區”的鐵牌₪·╃◕,飽吸雨水₪·╃◕,早已生鏽₪·╃◕,但字跡仍清晰可辨▩₪•。除卻斑駁₪·╃◕,大門兩邊貼著五副對聯₪·╃◕,其中的一幅婚宴對聯₪·╃◕,顏色鮮豔₪·╃◕,想必是前不久₪·╃◕,一對新人在這裡喜結連理▩₪•。大門口上方₪·╃◕,濃黑的筆墨寫著三個大字“外翰第”▩₪•。正疑惑間₪·╃◕,一位耄耋老人湊上前來₪·╃◕,說•◕✘·╃:“這是我們村的祖先當年獲封的▩₪•。”老人叫李慶章₪·╃◕,今年83歲₪·╃◕,他見證著南華村的兩次擴建₪·╃◕,也瞭解南華村的歷史淵源▩₪•。據他說₪·╃◕,200多年前₪·╃◕,南華村的祖先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避居東水深山₪·╃◕,伐木建屋₪·╃◕,砍樹為柴₪·╃◕,才有了南華村的雛形▩₪•。夫妻倆一心躬身山林₪·╃◕,不問世事₪·╃◕,因戰禍少₪·╃◕,人丁倒也逐漸興旺▩₪•。

光緒年間₪·╃◕,東水山山高林密₪·╃◕,土匪和賊盜猖獗₪·╃◕,橫行於山林間₪·╃◕,欺霸鄉里₪·╃◕,時不時會到南華村搶奪村民財物₪·╃◕,村民苦不堪言▩₪•。

為抵禦土匪強盜₪·╃◕,當時一位叫李政民的人₪·╃◕,組織村民在村南₪│▩☁₪、村北各修一座兩層₪│▩☁₪、四五米高的炮樓₪·╃◕,向外各開一個炮眼₪·╃◕,用於瞭望▩₪•。一次₪·╃◕,土匪襲村被事先發現₪·╃◕,李政民帶領村民利用地勢和炮樓重擊土匪▩₪•。一時間₪·╃◕,李政民果敢才幹的威名聞名遐邇₪·╃◕,傳到京畿₪·╃◕,並受到當時朝廷的敕封₪·╃◕,獲封“翰林”₪·╃◕,並賜功名帽₪│▩☁₪、朝珠₪·╃◕,以及兩把胸刀和兩條鐵鞭₪·╃◕,彰其功德▩₪•。後在文革大動亂時期₪·╃◕,這些物件都不慎遺失▩₪•。

據李慶章說₪·╃◕,當時村裡還有三條土槍₪·╃◕,也正是三條土槍救了全村人的命▩₪•。當時₪·╃◕,土匪糾集奔南華村而來▩₪•。在村前₪·╃◕,土匪被隱藏在炮樓的土槍一一擊潰▩₪•。“土槍有手臂粗₪·╃◕,一米多長₪·╃◕,我小時候還見過₪·╃◕,後來就流失了▩₪•。”李慶章老人頗為惋惜地說▩₪•。在李慶章的指引下₪·╃◕,記者在一面牆上找到了幾個孔₪·╃◕,據說是當年抗匪時₪·╃◕,子彈擊中留下來的▩₪•。

老祖宗的物件雖然丟失₪·╃◕,但先人英勇的事蹟經口口相傳₪·╃◕,並未泯滅▩₪•。每年₪·╃◕,村裡都會認真地用紅紙寫上“外翰第”貼在大門口₪·╃◕,讓子孫後代謹記村莊的安寧來自祖先的付出₪·╃◕,也揹負起祖先帶來的榮譽▩₪•。

PJPG000030721142

村民在製作東水竹筍

仍保持傳統古法造紙手藝₪·╃◕,穿過南華村第一扇大門₪·╃◕,是一處開闊地₪·╃◕,不過20平方米₪·╃◕,右側的下行臺階為青石板₪·╃◕,泛著亮光₪·╃◕,兩側長有苔蘚₪·╃◕,少有人走▩₪•。當年出於節約土地和防禦外敵的目的₪·╃◕,南華村的祖先把房屋間隙修成僅容一人穿過的巷道₪·╃◕,如今成了不少村民舒適生活的羈絆₪·╃◕,卻成了孩子們捉迷藏的絕佳場所▩₪•。

隨著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風也刮到了這裡₪·╃◕,在如今的南華村₪·╃◕,也能察覺到現代氣息▩₪•。居住的十幾戶人家都喝上了自來水₪·╃◕,用上了電燈▩₪•。據瞭解₪·╃◕,目前₪·╃◕,南華村有430多人₪·╃◕,但常住人口不足30人₪·╃◕,多為老人₪│▩☁₪、婦女和小孩▩₪•。

李紹歡說₪·╃◕,南華村偏居一隅₪·╃◕,耕地面積稀少₪·╃◕,村民為謀生計₪·╃◕,多外出打工₪│▩☁₪、經商₪·╃◕,發跡後₪·╃◕,紛紛在外面買房置地₪·╃◕,逃離深山₪·╃◕,只有春節才會回家拜祭祖先▩₪•。

村子漸顯蕭條₪·╃◕,年邁的李慶章有些憂心忡忡▩₪•。他回憶起自己年富力強之年₪·╃◕,村裡逢年過節熱鬧非凡▩₪•。村民靠山吃山₪·╃◕,自己憑藉一手高超的造紙手藝養活了一家人▩₪•。

東水古法造紙是東水山一帶一項傳統又古老的手工產業₪·╃◕,從原料水竹到成品紙₪·╃◕,至少要用半年的時間₪·╃◕,工序原始複雜▩₪•。經過切竹₪│▩☁₪、淹竹₪│▩☁₪、搗刷₪│▩☁₪、製漿₪│▩☁₪、撈紙₪│▩☁₪、切紙岸或紙牆₪│▩☁₪、曬乾₪│▩☁₪、打包等多道工序後₪·╃◕,紙呈黃色₪·╃◕,紙質較粗糙₪·╃◕,易燃燒▩₪•。